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2010-05-28

无知的跳楼者 无辜的富士康

挨踢客/

去年孙丹勇事件,我写了一篇《无良的富士康,无知的孙丹勇》。今年富士康连续发生多起坠楼事故,我又写了一篇《快男淘汰著姐 谁来淘汰富士康?》。这两篇文章的角度不一样,但我都力求客观公正。今天又看到悲剧上演,我忍不住又想就此事来谈一谈我的看法。以我曾经工作在最底层,以我作为我父母的儿子的角度。我希望能够制止悲剧的继续上演,我也希望能够引起更多的重视。

 

无知的跳楼者

在我上小学的时候,我爸爸在煤矿当电工,我暑假经常去矿上。在矿上我认识一个老人家,所有的生活来源靠装煤车。每天穿着一条大裤衩,全身就剩下牙齿能够见到一点白色,但他对于生活非常的乐观。他对我说:“人生下来就是来受苦的,脑袋上是头发,就是苦字的头,眼睛是一横,鼻子是一竖,嘴巴就是口,组成一个苦字。”

当时,我不能够明白那个道理,但我确实认可这种说法。难道不是吗?尤其每天看见煤矿里的工人,别着脑袋下矿戴着脑袋上井,忍不住就会想到一个“苦”字。用煤矿工人的话说:“吃着阳间的饭,干着阴间的活。”可他们对于生活依然那么乐观。我想他们都应该知道那个道理。人生下来就注定要吃苦,而且一定要能够耐得住苦。

苦难的生活人人都有,承受苦难的人比比皆是。有些人会受不了苦,最终选择了放弃。在我的眼里看来,这些人很无知,这些人很懦弱。既然你能够不怕死,那你还怕活着吗?这是一个老人家告诉我的。在他的口中,我也了解了很多过去。在他们没有饭吃的时候,他们依然会挺着。有很多的时候,他们也想过一走了之。可他们走了,剩下的人怎么办?生养他们的父母该如何过?每次想到这个问题,他们都会选择继续生活。

这是一个摆在所有人面前的问题。从我们呱呱坠地开始,我们肩上就负有一种责任,那是对于我们父母的责任,也是对于我们自己的责任。既然我们来到这个世界,我们就必须对自己负责,就必须对我们的父母负责。如果父母不需要我们负责,干嘛要把我们生育到这个世界呢?既然我们来到这个世界,就已经得到了这个世界的认可。

我们每一个逃离的人,其实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,其实都是一种无知的表现。在你纵身一跃的时候,你想过你背后的所有人吗?也许你的死亡能够给你带来快乐,可有人要承受比你的死亡更加悲惨的痛,你有没有想到呢?你有没有回头望一眼呢?要说你们的痛苦,每一个人都在承受,包括我这个说话的人。在很多年前,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,并且我也走上了那条路。因为受不了妈妈的打骂,我闯进了大河最深处,最终被我姐姐拉回来了。就差那么一步,我就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。

被我姐姐就回去之后,我又被我妈妈狠狠的打了一顿。那一次我妈妈打了我的耳光,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扇耳光。以前我妈妈都只会用竹条打我,那样也只会有皮外伤,那一次扇我耳光之后,我妈妈自己却痛苦起来。那一次我没有哭,那是我被打之后,第一次没有哭。我妈妈为什么会打我?因为她生我养我不容易,我却犯下这么愚蠢的错误,这让她有生以来第一次,第一次扇人的耳光,还是她们最疼爱的儿子。

自那一次之后,我格外的珍惜生命。我知道我不仅为自己而活,我还要为我的父母而活。这是一种责任,一种与生俱来的责任。以至于在后来的很多次,我都与死亡之神擦肩而过,让我变得格外的小心。因为知道,生命永远只有一次。当我们一个瞬间的念头,就葬送了这一次机会,下一次就不会再有机会。

那些选择与死亡正面的人,我并不认为他们英雄,我认为他们是世界上最懦弱的人,是世界上最无知的人。因为他们丢弃了做人唯一的基础,那就是一份责任。他们没有想过背后的人,正在经历比死更痛苦的生活。我希望每一个曾经或者现在有此念头的人,能够回望一下你的父母,看看他们那些渴望的眼睛。

 

无辜的富士康

我谴责过富士康的无良,但在很多人谴责富士康的时候,我却要为富士康平反,这或许就是我的矛盾。但我只是愿意就事论事,谈谈我对富士康另一个角度的解读。

16岁的时候,在武汉一家酒店打工,一个月500,管住不管吃。我坚持了一个月之后,最终逃离了武汉。我选择了逃离,但我没有选择放弃。看到自己服务的客人,一天的房费1880元的时候,我心里确实有很多不平衡。可这种不平衡的因果,是自己不够努力,是自己没有达到那个等级。如果我到达那个等级,我还会有那种不平衡吗?我还会有不平衡,因为人永远不可能达到顶峰。这是我16岁的想法,一直到现在依然这么认为。我不会与人去做过多的比较,人比人,气死人。这句话我在心里经常会这么用来平衡心态。

18岁的时候依然有此经历,在石家庄的工地上,在东莞的台湾工厂,我都有过那样的经历。一天12个小时的上班时间,一个月不到1000元的工资。我在一家台资塑胶厂上班,一天工作12个小时,吃饭时间只有20分钟,上厕所要向领导请假,每个月工资700元。我最终没能忍受,我选择了离开。像和很多媒体报道的富士康员工一样,我甚至过着不如他们的生活。那时候的富士康,相对我们来说,那就是不一样的天堂。

打过很多地方的工之后,我也像很多人那样,在一种被剥削的不对等的空间里,甚至有一种窒息的感觉。但我不像他们那样选择放弃,也不像很多人那样选择抱怨资本家,我选择了更加充实自己。我后来回到了高中校园,也回到了大学校园,我的人生从此改写。可能很多人会说,像我这样的是特例。能够在外面打工一段时间,然后继续回到校园。可我认识的很多人,都拥有这样的条件,可他们有勇气选择放弃生命,却没有勇气选择回头路。难道,真的有那么难吗?其实远远没有那么难,只是他们选择了代价更高的路。

我为什么说富士康很无辜?因为他有敌国的雇员?不是因为如此,而是因为每一个资本家都很“富士康”。针对目前的国情,说富士康是一个资本家,似乎有点过分,但本质绝对一样,用我高中的政治知识就可以定论。这在任何一个工厂,这在任何一个国家,都是这样的情况。日本的经济再怎么发达,也无法阻止自杀者上升。那些选择轻生的人,归根到底是自己的原因,归根到底也是整个环境的原因。跳出富士康这个圈子,难道他们就不会继续如此选择吗?当然也是有可能,但前提是他们必须有一个更高的台阶。当他们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台阶,也许他们会放弃轻生。可更高的台阶不是别人赋予,而是靠自己去争取。难道一个有想法轻生的人,能够在别处获得更高的台阶吗?我想不太可能。

社会对于富士康的指责,只因为富士康是一个庞然大物,他太能够吸引人的目光。跳出富士康这个圈子,别的企业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?一样也会存在。而我们对于富士康的指责,能够拯救那些即将走上那条路的人吗?一样不能。我们社会唯一能够做的,就是给那些人提供一个更加舒适的环境,能够让他们感觉到希望的存在。他们在富士康工作,这是富士康应该提供,也必须有人督促富士康予以提供。在这个链条上,不仅富士康存在问题,我们整个社会也存在问题。该反省的不仅富士康,还有我们每一个人。

我不想讲焦点对准富士康,从而忽视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,那就是寻求阻止的方法。我们每天去讨伐,去谴责富士康,能够有效吗?我们还不如群力群策,想出一个更加有效的方式。我认为富士康的无辜,就是在受到太多的干扰和压力之下,会失去正常的决策,会影响到正常的拯救。这是我和所有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。

 

我的观点只是我个人的观点。我希望能够抛砖引玉,让更多的人关注事件本身,而不是浮在表面的泡沫。那样只会于事无补,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。我也不想再多说,相信比我明白的人更多。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cn738.com/keji/2010-986.html中国娄底网

2010-05-24

  挨踢客/文

  著姐被淘汰的消息,着实让我有点意外,但却也在情理之中。曾经混迹娱乐圈边缘的经验早就告诉我,不要对这一切太认真,谁认真谁就会受伤。还好我早就不关注选秀节目,也远离了那个肮脏的圈子。

  虽然我很讨厌著姐,但我认为“她”很悲哀。湖南卫视从她身上搜刮了所有油脂之后,将她扫地出门也是在所当然。当然我也不确定这条消息的真假,我也不确定湖南卫视顶受了压力。娱乐圈的是是非非,并不是三言两语可以定论。不管过程和结果如何,总是有当真的人受伤。那个受伤的人,也许是大家看见的著姐,也许是大家看不见的千千万万观众,但他们早已经习惯于被欺骗。

  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,不得不让我联想起富士康的“十连跳”。说句真心话,讨厌著姐并可怜她的同时,我也认同这样一个结果。著姐应该被出局。可一样和著姐不伦不类的富士康,又到底谁来淘汰呢?

  鸿海是一家创新的企业,但却又是一家人肉工厂。在很多年前,我所了解的富士康,已经拥有很多专利技术,并且在全球开设了众多工厂,以及雇佣了大量的当地工人。但在富士康上班的工人,在富士康的眼里看说,或许更多的是数字,是一堆人肉而已。我难以理解一家创新的企业,却一直在用人肉机器,靠人工时间的累积,来完成它的进化。我认为在现代社会,很是不伦不类的。

  这样一家不伦不类的企业,却在内地备受追捧,我也非常理解。对于地方来说,富士康投资能够促进经济的发展,这是我们当前最大的方针。而且我们也认可富士康的创新能力,认为他是一家科技型的公司。但却忽视了一点,富士康是一家劳动密集型的工厂。他的创新掩盖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“血汗工厂”。我想不到用更不带劲的词语来描述,因为富士康给我的印象也不过如此。

  这仅是我的个人印象,这也只是我个人的观点,并不代表地方会看到,或者去重视这个问题。因为他们永远都无法去体会,每天12个小时在生产线上的那种感觉。我曾经体会过,也真真切切的感受过。在一家台资塑胶厂,连续上了3个12小时的夜班之后,我不顾一切的离开了。因为我知道,我的人生不能消耗在无情的流水线上,不能每天消耗一半的时间,去面对冰冷的机器。

  对,就是冰冷的机器。可一些地方,难道不是冰冷的机器吗?难道富士康不是冰冷的机器吗?500强?那是他的荣耀,与流水线上的工人有一毛钱关系吗?有吗?真的没有。这是我对富士康最厌恶之处。但我不愿意用一种偏激的方式来看待富士康,这没有一毛钱的好处,也不会去改变这个事实。

  从制造到创造的过程,不是仅仅喊个口号,更多的应该落实到脚下。当富士康依然存在的时候,我们拿什么去谈创造?仅有的几个典型吗?我无法理解。当然,这不是我所能够考虑的范畴。我考虑的是,富士康还会继续“扼杀”吗?对,就是扼杀。富士康的流水线,已经足够扼杀一个人的所有天性,将人变成一部机器。那么,最终“机器”也将选择自我扼杀,这将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。

  好吧!著姐已经被淘汰,也许他还会复活。可我们,目前无法淘汰富士康。不仅是没有人愿意,还有不能。我们已经被绑架,就好像观众被湖南卫视绑架一样,选择被欺骗,相信欺骗,这是最好的一种选择。

 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cnrdw.com/dujia/2010-112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