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2010-01-18

别了,谷歌中国

  游园不值

应怜屐尺印苍苔,小扣柴扉久不开。

满园春色关不住,一枝红杏出墙来。

 

我是一个学营销的人,我无法诠释营销这个概念。但我深深的记得一句话:在适当的时间,适当的地点,将适当的产品,销售给适当的人。

在上大学的时候,我想过用营销理论来解释一切,我自认为可以解释一切。甚至对于我个人,我都想过用这个理论来解释。我的家乡湖南是适当的地点,19875月的一天是适当的时间,我就是那个适当的产品,我父母和这个世界是适当的人。

对于谷歌中国的出生,我认为是在一个不适当的地点,一个不适当的时候,而且是一个不适当的产品,交给了一个不适当的人。当一个不适当的产品,在一个不适当的时间和地点,交给一个不适当的人,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呢?我看过很多新闻,有未婚生子的母亲,将自己的孩子卖给别人。有拿着别人钱的大爷,一点也不心疼的挥霍。有拿着别人赋予的权利,将别人踩在脚底的人。在一个不能用正常逻辑解释的时间地点,是不会有符合逻辑的产品和买家。正如我们民间一句俗话:借钱的是大爷,讨钱的是孙子。

我所受到的教育和我所经历的社会,告诉我用一种正反面的心态去思考。教育告诉我们要正面的去看待问题,虽然社会是一个典型的反面。社会告诉我们要反面去看待问题,虽然教育是很正面。我用正面和发面的思考模式,对待谷歌中国的离去。在教育的思维模式下,他的离去是一场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,令人发指的阴谋。但在社会的思维模式下,我对于他的离去有一点扼腕。这种扼腕不可告人,绝对不可告人的扼腕。在两种思维模式下,我感到无比的困顿,我想自己做一个选择,但社会已经为我选择了教育。

我不想为谷歌中国做任何答辩,我不想成为一个民族的敌对。我很热爱我这个民族,我也很热爱这个世界。但在这个世界上,我只是生活在这个民族。在这个自由的世界,我生活在这片土地。外面的世界再美好,我也只能看到我的民族,这个民族正在不断的减轻负担,将老祖宗强加给我们的大义思想,全部抛之脑后。这片土地生活在这个世界,但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。他是开放的土地,但不是放开的土地。思想的耕耘,停留在一个不远不近的时期。我们都是一颗种子,在享受着阳光和雨水的滋润。

我们有一句古话:入乡随俗。我们还有一句谚语: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我们还有一句话:士可杀,不可辱。我们还有很多的话,只是你没有明白。你在这片神奇的土地,你就得随我们的风俗。你在我们的屋檐下,你就得低下你的头颅。但你来到我们这片土地上,只学会了一句:忍辱负重。当你学到“士可杀,不可辱”,你已经按捺不住,这才是中华文明的精髓。但你忘记了另一句精髓:师夷长技以制夷。

这是一段矛盾的话,这就是当今的本民族的真实写照。我们在矛盾中围困,却又不断的为自己制造矛盾。你玩不起这样的矛盾,你永远也无法理解这样的矛盾,你不会熟悉我们的游戏规则。虽然我们在学习你们的语言,虽然我们在与你们交往,但我们不会融入你们,融入这个全球化的世界。我们想要融入,我们想要放开,但我们没有勇气。在矛盾当中,我们不断的鼓起和失去勇气。这是错误的产品,生产在错误的时间,在错误的地点,一群错误的买家。所以,你终究选择了携带这个不良产品出境。

你终究将是要走。你没有选择合适的机会,你没有敲对一扇合适的门,所以你只能看看出墙的红杏。等到有一天,合适的人来了,合适的时间到了,你再选择合适的地方,合适的归来。北京欢迎你,中国欢迎你,我欢迎你。别了,谷歌中国。用一首宋代的古诗共勉,让你记得我,记得我们这个民族,我们不会忘记你。

 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cnrdw.com/shijian/2010-1815.html(转载请保留)

 

 叶绍翁[]